期货配资 > 正文
配资网热度:

炒股的钱去哪了

忍耐是炒股票的最高境界
投资股票需要忍耐力,寻找市场机会需要等待,需要耐性;持有股票是一个需要投入时间的过程,因而需要高度的忍耐力,需要眼光和远见,不要因股价的起伏波动而寝食不安。
买卖股票赚钱,说穿了就是忍耐的功夫,买进的侍候需要忍,股市不明朗要忍,股市下跌也要忍,股价上涨,想卖到好价位一样要忍;股价不够低,没有跌到位,忍得住不买;股价不够高时,忍得住不卖,无论是买进、卖出还是持股,都应该忍耐。忍耐和等待不代表“无为”股票所赚的钱是一种忍耐费。
忍耐是股市投资最高的艺术境界。无论是上涨还是下跌,只要能沉得住气,你就有机会赚钱。忍耐和等待不代表“无为”,代表的是一种不操作的技术,一种最高级别的技术!因此,股票投资可以说,忍耐和等待自始至终贯穿了整个交易过程,伴随着股票投资人所有的操作行为。
炒股一定要明白的一个道理:亏的钱都去哪了,又是谁赚了?
想必很多炒股的人都有想过一个共同问题,那就是炒股亏的钱到哪里去了,又是谁赚了?表面来看,很多人都会想到是主力机构赚了,比如券商、**机构、证金汇金、**队等等,但事实不以为然,投资是一个大概率事件,不是一个百分百确定的事,除非搞**交易,所以机构也有亏损的时候,不是所有的机构都能百分百赚钱,踩雷割肉也是有的,只是机构懂得设置好止损目标,资金量大,在市场博弈中有很大的优势,这是导致一般散户博弈不赢机构的主要原因。
既然机构也有亏钱,亏的钱哪里去了?到底谁在赚?
经评媒君从网上整理了一个故事,看懂这个故事你也就知道你亏的钱去哪儿了。
有一个市场,有两个人在卖烧饼,有且只有两个人,我们称他们为烧饼甲、烧饼乙。 他们的烧饼价格没有物价局监管,他们每个烧饼卖一元钱就可以保本(包括他们的劳动力价值),并且他们的烧饼数量一样多。
这段时间,他们生意很不好,一个买烧饼的人都没有,甲说:"好无聊",乙说:"我也好无聊",此时看故事的你们也说:好无聊。
这个时候的市场,我们就称之为不活跃! 为了让大家不无聊,甲乙决定玩一个游戏。于是,真正的故事开始了。
甲花一元钱买乙一个烧饼,乙也花一元钱买甲一个烧饼,现金交付。
甲再花两元钱买乙一个烧饼,乙也花两元钱买甲一个烧饼,现金交付。
甲再花三元钱买乙一个烧饼,乙也花三元钱买甲一个烧饼,现金交付。
……
于是在整个市场的人看来(包括看故事的你)烧饼的价格飞涨,不一会儿就涨到了每个烧饼60元。但只要甲和乙手上的烧饼数一样,那么谁都没有赚钱,谁也没有亏钱,但是他们重估以后的资产"增值"了!甲乙拥有高出过去很多倍的"财富",他们身价提高了很多,"市值"增加了很多。
这个时候有路人丙,一个小时前路过的时候知道烧饼是一元一个,现在发现是60元一个,他很惊讶。
一个小时后,路人丙发现烧饼已经是100元一个,他更惊讶了。
又过了一个小时,路人丙发现烧饼已经是120元一个了,他毫不犹豫地买了一个,因为他是个投资兼投机家,他确信烧饼价格还会涨,价格上还有上升空间,并且有人给出了超过200元的"目标价"。
在股票市场中,路人丙就是股民,给出目标价的人被称作研究员。
在烧饼甲、烧饼乙和路人丙"赚钱"的示范效应下,接下来的买烧饼的路人越来越多,参与买卖的人也越来越多,烧饼价格节节攀升,所有的人都非常高兴,但是很奇怪:所有人都没有亏钱。
这个时候,你可以想见,甲和乙谁手上的烧饼少,即谁的资产少,谁就真正的赚钱了。参与购买的人,谁手上没烧饼了,谁就真正赚钱了!而且卖了的人都很后悔——因为烧饼价格还在飞快地涨。
那到底谁亏了钱呢? 答案是:谁也没有亏钱,因为很多出高价购买烧饼的人手上持有大家公认的优质等值资产,也就是烧饼。而烧饼显然比现金好,现金存进银行而获得的利息太少了,根本比不上价格飞涨的烧饼,甚至大家一致认为市场烧饼供不应求,可不可以买烧饼期货啊?于是出现了认购权证。
有人问了:买烧饼永远不会亏钱吗?当然不是。那哪一天大家会亏钱呢? 比如市场上来了个物价部门,他认为烧饼的定价应该是每个一元——监管出现
也可能是市场出现了很多做烧饼的,而且价格就是每个一元——同样题材股票出现。 或者市场出现了很多可供玩这种游戏的商品——不同发行商出现。
亦或是大家突然发现这不过是个烧饼!——价值发现
也许是没有人再愿意玩互相买卖的游戏了!——真相大白
然而,如果有一天,任何一个假设出现了,那么这一天,有烧饼的人就亏钱了!那谁赚了钱?就是最少占有资产,也就是烧饼买的最少的人。
这个卖烧饼的故事非常简单,人人都觉得高价买烧饼的人是傻瓜,但当我们再回首看看我们所在的证券市场,这个市场的某些所谓的资产重估、资产注入何尝不是如此?在ROE高企,资产在高溢价下的资产注入,和卖烧饼的原理其实一样,最终谁最少地占有资产,谁就是赚钱的人,谁就是获得高收益的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