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股票配资首页_股票配资,配资平台,配资专家
广东股票配资首页_股票配资,配资平台,配资专家

专业股票配资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发布 险企股权质押引关注

时间:2020-05-22 09:33  阅读:  作者: 股票配资


  近期险企陆续发布第2季度偿付能力报告。

专业股票配资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发布 险企股权质押引关注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除内部人事、经营业绩发生变动外,部分地方系险企披露的股权质押信息亦有变化,如在偿付能力报告中首次披露股权质押信息、股权质押比例增长等。

  其中,部分险企或存在股权质押比例过高、股权被股东公司长期质押等问题。此外,亦有地方系险企股权因股东陷入债务纠纷被冻结。

  多险企涉股权质押或冻结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已发布第2季度偿付能力报告的地方系险企中,共有15家公司涉及股权质押或冻结情况。

  具体而言,有9家财险公司涉及股权质押或冻结,包括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诚财险”)、紫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紫金保险”)、诚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诚泰财险”)、锦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锦泰保险”)、燕赵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燕赵财险”)、中原农业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原农险”)等。

  6家人身险公司涉及股权质押或冻结,分别为利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利安人寿”)、东吴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吴人寿”)、吉祥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祥人寿”)、三峡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峡人寿”)、国宝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宝人寿”)、国富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富人寿”)。

  股权质押或冻结比例方面,合计占比在5%以下的险企包括紫金保险、锦泰保险、恒邦保险、中原农险、吉祥人寿;合计占比超过5%且小于15%的险企为鑫安汽车、燕赵财险、国富人寿;合计占比超过15%以上的险企数量最多,有安诚财险、诚泰财险、利安人寿、东吴人寿、三峡人寿、国宝人寿等。股权出质方面,不乏一些公司第一大股东进行股权质押,如三峡人寿第一大股东江苏华西同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20%)、东吴人寿第一大股东苏州国际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20%,质押50%股权)等。同时,质权人主要为银行、信托公司、融资贷款公司、投资公司、信用担保公司等。

  东吴人寿质押为融资?

  一般而言,保险公司作为优质标的,保险公司股东将股权质押给银行、信托公司等获得融资,缓解资金压力本无可非议。但记者在梳理过程中发现,部分险企股东在股权质押过程中,或存在风险。

  以东吴人寿为例,第2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目前公司20家股东中,4家股东股权质押合计占比为22.21%。值得注意的是,东吴人寿并列第六股东之一的江苏新苏化纤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苏化纤”)。

  公开资料显示,新苏化纤共有5次股权出质信息登记记录,且出质股权标的企业均为东吴人寿,质权人为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苏州相城支行或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苏州相城支行。其中,最早股权质押时间可追溯到2012年10月,即东吴人寿开业4个月后。

  除东吴人寿外,新苏化纤对外投资企业还包括苏州新港合纤有限公司、苏州市相城区永顺农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苏州宝丽洁日化有限公司、苏州宝丽迪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对于新苏化纤始终选择东吴人寿作为质押标的的原因、新苏化纤入股保险公司究竟是看好行业发展,还是为了获得银行长期贷款选择入股东吴人寿、新苏化纤作为财务Ⅱ类股东(持股比例5%~15%),是否符合《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规定等问题,记者分别向新苏化纤和东吴人寿发去采访提纲。

  新苏化纤方面以公司无相关媒体对接人为由,挂断电话。东吴人寿方对记者表示,股东的股权质押行为对公司内部经营没有任何影响,符合《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规定。

  此外,保险公司股权被质押或冻结还与股东方陷入债务纠纷有关。例如燕赵财险,因股东康德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分别与河北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邯郸分行和嘉润通投资有限公司发生债务纠纷,股权冻结期至2020年9月19日结束。

  股东质押股权难限制

  据了解,日前,银保监会下发关于《开展银行保险机构股权和关联交易专项整治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称,关于股权排查要点方面主要包括股权获得、资金来源、股东行为、股东质押保险公司股权等是否符合规定要求。其中,股东质押保险公司股权排查重点为保险公司是否存在股权质押、冻结比例过高,股权变动频繁,股权结构不稳定的情况等。同时,此次整治工作将重点关注《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和《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出台后的股权和关联交易情况。

 

  • 话题:
  • 上一篇:炒股配资平台英皇证券,港股成交低迷未改善 内房去杠杆或重燃
  • 下一篇:股票黑马推荐经济日报,促进储蓄转为长期资金并非鼓励“炒